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藝術展覽

大漠魂——徐春林胡楊作品展在京展出

藝術展覽 藝術展覽 2021-10-26 15:00

10月23日下午三時, 由個山美術館主辦的大漠魂——徐春林胡楊作品展在北京宋莊拉開帷幕。此次專題展是徐春林先生從藝三十年以來的首次個展,共展出胡楊國畫作品28件,均為首次公開亮相。


徐春林生于新疆博樂,1990年畢業于新疆藝術學院中國畫專業,自上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對新疆廣袤的瀚海戈壁、自然山川、風物人情、天山大漠、絲綢古道進行了深入探索研究,畫新疆三十余載,四次進入羅布泊無人之境,徐春林一直對神奇的胡楊懷有敬畏之心,并借用筆墨丹青來表達這種情感。面對一片片繁茂的胡楊林和處于枯干狀態但仍頑強挺立著的枯樹,他內心激動不已,創作欲望亦難以自抑。通過認真觀察、體驗,勤奮寫生,他搜集了很多素材,創作了許多幅胡楊作品,以胡楊作品寫出了祖國大西北的壯美和我們民族的胡楊精神。

 在徐春林的作品中,他用雄健、渾厚和富有激情的筆墨描繪出各種生命狀態中的胡楊,進而通過胡楊給予他心靈的洗禮,引發自己對生命、對大自然的深刻思考,從中更深刻地體悟到這種“精神”對一個人、一個民族和整個人類的重要性。在徐春林看來,胡楊就是他的精神圖騰,三千年的傳說,也詮釋了生命的寶貴,而人類也正像千年胡楊一樣,擁有堅不可摧的強大生命力量。

此次胡楊專題展,以繪畫藝術的形式贊美胡楊,徐春林從不同視角、以多種表現形式深度詮釋新疆胡楊“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的頑強精神和高貴品格。28件作品凸顯了節奏強烈的構成意識,黑白灰的效果起伏跌宕,色彩單純而炫麗,表現出一種耀眼奪目的視覺效果,從而使他創造的胡楊畫作“有內涵、有筋骨、有品位、有高度”。也是鼓舞人類像胡楊一樣,面對困難,堅強站立,經得起風沙打磨,烈日烘烤,把胡楊精神融入生命,這也正是我們人類應該在自然界中尋找到的生命意義。展覽期間,與會嘉賓一起就徐春林先生的胡楊作品進行展開研討。

研討會現場

展覽主持、藝術評論家冀問

各位來賓,朋友們,值此隆冬初降,我們在個山館隆重集會,迎來了“大漠魂~~徐春林胡楊作品展”
在此,謹代表個山館同仁,表示對畫展圓滿成功的祝賀,也非常感謝前來參加此次畫展的朋友和嘉賓。緣分使然,值得擁有。不僅僅是一次畫展,如此簡單,而是可以交流,可以鼓勵前行的,正如這胡楊精神在藝術道路上,胡楊精神會代代相傳的。

在與徐春林老師交流時,明顯感受到他對胡楊的那種精神,千年不死,死了年不倒,倒了年不朽,執著的追求。他為了追求藝術,為了感受胡楊給人的震撼,曾四次深入羅布泊腹地,感受羅布泊里胡楊死后的精神,如戰士一般傲然屹立,他的這種精神是值得我們稱贊的。
春林老師為了畫胡楊,走過了只要有胡楊的山山水水,他都跋涉過,這是與胡楊精神相合相共的精神寫照。他的胡楊有著獨特的魅力,不拘于形,而是在意象,或是在朝意象中尋求自己的筆墨根基,來感受胡楊那種,頑強的生命力。
如此看來,無論我們畫什么?一定要畫熟悉的,畫你的心境,畫你的自悟,畫你的精神。

如何寫照自己?正如今天的主題。那就用作品說話,大漠魂。胡楊魂,不朽生命般的精神寫照。他希望胡楊精神代代相傳,他希望自己像胡楊一樣扎根羅布泊。
我想各位在座的師朋好友在春林老師筆下胡楊精神的寫照下,會傾吐肺腑之言的。
下面我們進行徐春林老師大漠魂作品展的研討。

參展畫家徐春林

希望大家能夠給我提一些建議,給一些指導。因為藝術是一個沒有終點的一個過程,我還在探索。但是很慶幸我出生在新疆,因為新疆這個地方。我的父輩就去了,我在兵團第二代了。嗯,從小出生在這兒,可能這那塊地方啊有一個更深入的了解。我也有一種情節吧,就是對新疆有一種深深的一種眷戀。無論我飄到哪,我到北京都二十多年了,也始終忘不了的就是這種家鄉帶給我的那種深深的情懷。

那種戈壁灘的那種遼闊,那種沙漠飛沙走石啊,那種無人區域。所以我說大自然是我們最好的老師,我們走在大自然里面,不是那種偽自然,就是純粹的。所以我在新疆我去過很多地方,我被真正的自然所感動。

他沒有什么語言,他就擺在那兒,他就能打動你。就是我是被自然所感動。

胡楊是我繪畫題材的一個載體,我希望通過胡楊來表現我個人對藝術探索的一個方向吧!那種滄桑也好,那種不屈那種堅韌和頑強。我在我未來的這個藝術探索之路上,希望與大家共同攜手。朋友們能夠給我一些啟發,給我一些指點,這是我非常感謝的。來的很多朋友都是我的好朋友,有的從山東趕過來,非常感謝大家。

希望大家對我的作品提出寶貴的意見,謝謝大家。

學術主持、藝術評論家蕭鴻鳴

感謝個山美術館和冀問老師。個山美術館,在座的都是藝術家??赡芏贾纻€山是誰?個山是八大山人。八大山人早期的名號。就叫個山。個山美術館注冊的這個商標啊。都是八大山人的一方印章演變過來的,設計的很奇妙。

我來宋莊的時間不長,我到宋莊是來養病的。快兩年了。才認識了這個個山館。

因為知道個山館立館的宗旨。以及他們所希望今后把個山館做成什么樣子。所以我今天帶了一套我的書作,贈送給個山館。

我是第一次參加這個他們舉辦的展覽。但是我來參加這個展覽,居然是一個這么高檔次的作品展覽。徐先生夫婦倆到我家里的時候說,他就準備在個山館做展覽。我說那真是一種緣分。

所以他請我寫一個前言。我就簡單的做了一下。我們今天大家坐在這個胡楊林包圍的世界當中。請大家來做學術研討。就是希望能夠把徐先生對客觀世界,所產生的內容是表達在自己作品當中的意義,散發出來。他的意義和他自己的內心是否達到了一致,是否在我們的內心產生了共鳴。這些都需要大家能夠在今天的學術研討會上,做一個探討。

我自己談我的感受,我在序言中說。徐先生的作品給我的第一感受,我是覺得他的作品的純粹性。就是說他的作品當中,我們今天在一個商業社會,我們沒有看見他的商業信息。這一點尤其珍貴。他對胡楊林的探索,對于胡楊林精神的探索,我們在作品當中可以一覽無余的看出來。也從中能夠讓他自己的精神在這些。1000年不死,1000年不朽的。胡楊的精神當中,能夠做出自己的感悟性的表達。所以我想。在座的都是美術界的啊,甚至是有些我可能不太了解,也可能有搞理論的。我想這個這么一個研討會呢,大家能夠暢所欲言。把這些表達出來。以便于宋莊這個,藝術家的中心能夠出現更多的,像徐先生這樣的比較純粹的藝術。我也希望能夠在我們在座的藝術家當中能夠,能夠使每一個藝術家,在座的每一個藝術家都能夠成為一個純粹的藝術家。

我在寫這個序言的時候啊。有一句話怕得罪人,我把那句話給刪了。但是這句話在研討會上我想說。宋莊是一個美術圣地。宋莊也是一座大江湖。宋莊的藝術家。憂道的不多。憂貧的我看見比比皆是。為什么呢?因為很多藝術家今天為了要賣兩個錢吃飯,明天為了賣兩個錢租房。不息于降低自己的畫格,去做商業化。當然我不是反對做商業的,我反對的是把自己的追求也變成了商業化。

寫序言我把這句話刪了,不然的話呢得罪很多人。那么我們今天既然是個研討會。

我們大家可以暢所欲言??梢园堰@種精神呢提倡出來。君子憂道不憂貧呢?既然是到了這么一個藝術境界里來。為什么還更多的去為五斗米折腰?

所以我就簡單的先做個開場白,等會兒如果有專題性的問題,我再針對性的再說一說。

收藏家李青中

我是從山東來的,專門參加春林老師這個畫展,我跟春林老師認識時間不是很長,但是徐老師人品非常好,對藝術的追求我很欣賞,所以相處的比較好,所以專門來參加這個展覽,我最佩服的是春林老師對藝術的追求,看到老師的胡楊我非常震撼,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春林老師非常專一,專門畫胡楊,我看他的畫就像這個主題《大漠魂》一樣,看到了靈魂,賦予了生命,在這里祝福春林老師在自己的藝術道路上給我們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今天來到個山館也非常的感動,認識了許多藝術家老師,非常感謝個山館給我們提供了這個平臺,能給我們這些不搞藝術的人欣賞到真正的藝術,謝謝大家。

畫家郝中豪

我是今天第一次見到徐春林老師的作品。我來了,然后轉了圈。有一種確實是生活在大漠里,這個藝術感受才能把這個胡楊的這種,以小博大的這種精神,百折不撓的這種精神,你畫的非常到位。再一個就是看到徐老師的有現代意識的那種作品??戳艘院蟠_實看出來細微的東西。把胡楊內在的那種樸質,放大到那種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精神境界。

雕塑家李剛

我接著前面幾位說的啊。我覺得春林,我們也是家鄉人啊,我也是來自新疆。我到宋莊已經十幾年了。我是做雕塑的,但是我非常喜愛中國的書法,中國畫兒,水墨,可以說是多少年了,但是我從事專業是雕塑。春林老師的這個作品啊,我早期看過,我就非常震撼。

作為一個新疆本土的藝術家,我覺得他這種本土意識,創作的這種元素,他這種定位我覺得是非常準確的,就是我們常說的新疆的這個胡楊啊,它是代表著新疆人的這種生命,代表生新疆人的這種精神。剛剛說的是3000年,1000年不倒,倒了1000年不死,死了1000年不朽。這種精神就是人文精神寄托在胡楊上,我覺得一個藝術家他關注的是一種人文精神。從這個層面上講,我覺得春林老師在這方面,他是畫的他的情感,他對新疆的這種眷戀和熱愛,他的情感全在這里面。

因為他早期作品我覺得比較具象一點的,在表現胡楊的肌理也好呀,造型也好呀。但是我今天看到他這種筆墨奔放的這種胡楊,我覺得我很震撼,我覺得非常棒。他是把中國的這種筆墨精神,介入到胡楊這個元素。我覺得這種嫁接或者這種結合,我覺得非常好,因為胡楊它是一種很滄桑的,它這種干濕濃淡這種筆墨,我覺得恰恰特別能抒發胡楊的這種韻味。他抓住這些東西了,我從他現在這種筆墨精神上看到一種當代性,非常具有一種當代性。他把具象的一些東西慢慢剝離掉了,我覺得非常好,就體現了最純粹的一種筆墨精神。剛剛咱們這位先生,肖先生,剛說的非常到位,就是純粹化了,我們現在來到宋莊很多商業化的這個藝術,往那走的人很多。我覺得春林老師這一點,他還是往藝術上,往藝術的這個軌道上去前行,去努力,去探索。從他的一個藝術上,從今天這些作品里面,我們能感受到這種氣息,也是他這幾年探索的一個方向吧,我覺得筆墨當隨時代,我覺得非常好,就非常震撼。

我覺得他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

藝術評論家賈謬

胡楊作為一個精神符號,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意象。特別是對于我們那個近現代遭受了這么多苦難的中國來說,這個意象特別好。但是他對中國畫來說又是一個新的題材。所以說這么一個新的題材,用什么語言去表現?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課題。因為你沒法直接學古人,直接那個借用古人,所以說他需要從傳統中轉化很多東西。我覺得徐老師對這個的表現,胡楊的這個語言在傳統筆墨的轉換上這個取得了這個很多的經驗。你比如說在這個構圖上。他把那駱駝畫的很小,就對比的這個胡楊顯得很磅礴。這就是那個山水畫的構圖里面的人很小,顯得山更大,這種構圖特別有意思。再一個呢就是他的這種墨的濃淡干濕的對比。而且我昨天就來了,我看這幅大作,還有一些特別好的,就是他用了這種破墨的一些手法,這個寫大寫意的一些手法,就是像剛才李剛老師講的,忽略掉他的形直接表現的精神。這都是很多對傳統的中國畫的這種筆墨語言去表現新題材的一種探索。

剛才李剛老師是搞雕塑的,然后我們看看對面的作品。我不知道徐老師是不是也意識到借用雕塑的語言表現胡楊。借用雕塑的語言,也可以在為我們的中國畫服務。你比如說這個胡楊樹,他像這幅畫,他有雕塑的塊面,用雕塑的塊面和大塊的墨,來進入這種我們的傳統筆墨的范疇當中,豐富了這個筆墨表現力。

說起來題材呢!其實對文人畫來說,題材并不重要。文人畫他就只要求欣賞筆墨,不重視題材,但是一個新的題材的出現,它就要求這個筆墨去準確的表達,它就豐富了這個筆墨語言的豐富性。我覺得這是這個中國畫史的一個維度,就是那樣構成的。不斷的新題材的出現這個表現、這個語言不斷的豐富。然后中國的畫是越來越好。

我覺得徐老師在新題材的探索上,對傳統筆墨的這種轉換和新語言的豐富,是值得肯定和學習的。

畫家王子虛

我叫王子虛,也是畫畫的,我涉獵的東西比較小,就是畫一點戲曲類的東西,所以說不像徐老師,他選擇的是一個大題材。我和徐老師有著一個比較相同的經歷,我們過去都畫過油畫,徐老師也寫過詩,寫過詞,我也曾經寫過幾首,當然沒有徐老師的產量大,他還作曲。所以說徐老師是一個修養很全面的一個人。

尤其是我不及的呢,是徐老師他到羅布泊四次。這個羅布泊是個我們非常神往的地方,沒有勇氣是不敢去的,尤其是那個八百里無人區,那是多么的蒼涼,多么的荒的那種狀態。我是無從體驗到,尤其是到了這個年齡就更不敢涉獵那個地方了。所以說這個我對胡楊的這個理解就非常的淺,只是說停留在讀過的一點文學作品里面,給我造出來的那種感受。所以說看胡楊呢,我就覺得有點無從下手。但是呢我想從我看了徐老師這個作品這個感受里面來說吧,徐老師是從過去畫胡楊的小寫意,跨越到了大寫意。這一個跨越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我們常常搞畫畫的人呢,常常是被物象所累。昨天我們還談及這個問題,我們總是被形所累,拋不開這些東西。他從具象的東西轉化到衡量精神上來,這個跨度確實是了不起的。

剛才和永虹還談到徐老師的書法,徐老師的書法也是一看就是下過多年功夫的。雖然說他提的是行草,但是我們能夠看出在篆書上是下過功夫的,濃濃的篆意。剛才賈謬談到了胡楊的表現,實際上也是我想談的一個問題。我想徐老師肯定是有志于繼續去畫胡楊,那我就說一說我對胡楊一點表現的一點想法。我想徐老師可以更加的放開一些,首先呢比如說材料。我們現在看到的這28幅作品都是說濃墨了,淡墨了,小小的涉獵了一點色彩。如果你在墨上如果加一點改造,我曾經接觸過幾個搞當代書法的,他們從墨上是加了一些材料的。如果墨里邊加一點材料,它這個去用筆,用筆的過程,它就可能會產生更強烈的這個塑造感。也就像帶有雕塑的意味。

還有徐老師,你畫的胡楊呢,我感覺是靜靜地表現胡楊千年不朽這么一個狀態啊。如果可以考慮一下,比如說把大漠風沙的這個境,再給我們帶入一下,那種狂風肆作,那種氛圍我們可以想象一下。那個是非常有震撼性的,飛沙走石,那是一種感受的東西。我覺得徐老師肯定是你體會到的。你可以把藏在內心的那個深層的潛意識里,把它調動出來,可以把草書的意向,用于我們去表現胡楊。這可能會更加的拓展,也有比較有利于我們忘掉形。你直接取意,直接取精神。我昨天思考了一下,說這些呢就想幫你拓展一下胡楊的表現性,實際上我們從筆墨來講,剛才賈謬也說的是,這是一個新的題材,怎么去表現,你已經建立了。建立之后呢,我們怎么再去拓展,再怎么去破壞,我覺得這是今后要思考的問題。

我這個人愿意看看待當下,更愿意往后想幾步。雖然下棋我不懂,但是我知道下棋高手說這個行一步想著后面的三步四步,這是我想往后的路怎么走,這是我給徐老師的一個小小的建議,胡楊這個領域的一個拓展吧,謝謝。

畫家雷剛

大家好,我是雷剛,也是畫水墨的??匆娔莻€徐老師胡楊題材的這個作品,還是非常的喜歡非常的震撼的。然后了解到徐老師是在新疆出生,生長生活的很長時間,所以說就能感受到他畫胡楊那個題材呢是真切的有真情在里面。

因為這個雖然胡楊題材相對來說是一個小眾的畫,這些年畫胡楊的也挺多。嗯,但是這個更多的畫家還是被胡楊的這種外在氣質所吸引。但我想,可能徐老師是真是不一樣,他是真情的,他是能夠感受到。因為他在那兒生活的嘛,所以說我覺得他這種畫兒呢,他表達這個真善美的真,是非常明確的。是他的這個藝術特征。

我有幸去過胡楊林,見過一些,看見過,也是被震撼了。然后再看你,也看到過很多,我們當下也有一些畫胡楊林的畫家我來個山館,看見徐老師的作品里頭,我突然發現一個特點,徐老師的作品里頭沒有通常那些畫胡楊和水墨畫家,畫那種金黃的葉子。我就覺得徐老師的那個感受跟我的感受比較一樣?;蛘呤俏腋蕾p徐老師的這種表達的特點。因為更多的作者或者攝影家,其實很多都是被這種金黃的落葉,然后它那些猙獰的樹干啊,它這種通俗的美,來吸引到??茨莻€徐老師,反而他沒有被這種表面和通俗的這種美迷戀。他更抓住了一個胡楊林的核心的精神,這種滄桑,這種頑強的生命力,還有他的這種,樹干的這種變化多端,我覺得這一點是非常難得的,跟別的很多畫胡楊的人不一樣。

還有其實就是說我自己不是看過胡楊林嘛,當時看完以后,也很有想表達的欲望,但是一直沒有動筆。我覺得沒有想好怎么表達,但是看到徐老師畫了以后,反正我覺得他的,已經把我想表達的百分之八九十都表達出來了。我覺得這事也挺好。

畫家孫鳴秋

其實我這個人比較小資一點,所以我從小資的角度去看待這個東西,因為古代文人,瘦透漏皺,怪絕險,為主要的審美取向,像太湖石呀,靈璧石呀,以石為主,但這是以中原文化為主,徐老師直接拉到塞外了,很多文人幾乎沒有去過塞外,尤其是古代的文人,真正的這個文人的話都是在中原地帶啊,所謂的我們的這個漢文化體系里面一直去尋找尋找出它的美。

他的那個對心里面的那種渴望。但是呢胡楊他反而已經體現了這個塞外文化和中原文化的一種結合。因為它已經有這種的這個審美取向,在這個方面,更是讓我覺得塞外文化的一個重要表達的特點是什么?是這個千年理念的孤寂。

就是說你過去看以后,你會想到駝鈴聲,想到商隊,想到傳經人傳道、傳經,從這個塞外來回,甚至是大家渴望的水,渴望這種生機。這種感覺。因為現在我們的交通是方便的,但是在古時候沒那么方便,所以古時候的文化人也會很難去涉獵這一方面。而從真正的感受是從胡楊這個靜止的物象,去表達那幾千年這種的無限的,那些傳道者,那些絲綢之路的人,如何去表達。這是我比較該想的,想要去看到這個美的地方,因為我們要光是從靜止的物象去去看美的話,它的可尋求性是比較的小的。因為它里面有很多是自己的精神含量。

而不是我個人的。但是如果說從一個物象能看到這千年文化的演變,那就是另外一層意思,就會從另外一個角度再去關照我自己的內心。我自己的覺,這個是我這一次看徐老師的展覽的感想,謝謝。

畫家戴煒

我來宋莊兩年了,我叫戴煒,也是個山館的朋友了,我是人物畫家。剛才在來的時候跟徐老師這一見面,我一下子感覺到我的生活就在這個里面。中國有四大胡楊林,最大的胡楊林是在哪個地方,在青海格爾木的河東,我就在那地方當兵,我在那地方當兵14年了。然后第二大是新疆,第三大是內蒙,第四個是甘肅。我看到徐老師的胡楊呢,我突然間就想到這個是軍營的這種精神。因為昆侖里面有我們祖國的寶藏,有我們祖國核心的核心。那么我們一群軍人就像這個胡楊一樣,站在那地方,一代又一代,很有意思。青海格爾木沒有其他的樹,他就長這個玩意兒叫胡楊。

昆侖山是雪山,如果向下流水了之后,可以覆蓋整個城市,可以推倒一座城。99年的時候,突然間6.8級地震。然后是出現那個大裂口,一下子在十來分鐘時間,那個山該吞下去的吞下去,該裂開的裂開。大家都不知道這怎么回事,昆侖山上一會兒從那個里面涌出了好多水,整個河東,被這個是昆侖山的那個山泉全部淹沒。我們一夜間去緊急集合,然后去搞水的那個隱藏工程,不然的話我們這個是機場就會淹到。

當時我就想著這個胡楊,數千年來,一次一次的被昆侖的風沙給掩埋,一次一次被昆侖的這個是大水給淹沒,但是它一層一層地向上長,它的長很有意思,倒下去了之后,它留下一點皮,這個皮沾上一點水,它又長出一顆胡楊,倒下去起來,起來又倒下去,最長的一個,我看它長得有將近100米。實際上它就是一代、兩代、三代、四代,說不定是從秦始皇的時候一直長到今天。因為看到徐老師的這個胡楊,這種精神,我就說到我們軍人的這個節氣。就如我們徐老師筆下這種胡楊一樣,扎根在沙漠,扎根在邊陲,就像我們民族的精神,我也希望徐老師繼續把這個精神給我們干好,使勁干,卯足了干,謝謝,非常感謝。

畫家譚永虹

我今天因為來的稍微晚。我一進來第一眼就看到一個木行人。這個徐老師高高瘦瘦的典型的五行木行人。然后才看到徐老師畫的這個這個胡楊林。,但是第二眼吸引我的是書法。就我跟王子虛老師還聊了一會。就是我說這個書法下來一番功夫,就是在章草或者篆隸這些方面都下了一份功夫。

最后的話才這個眼睛才往這些樹木里面鉆,往叢林里鉆。但我一個最大的感知就感覺這個象千千萬。就是不管什么象,都是因為自然界的形象太多了。我們也畫不完。也放不進,哪怕就是一顆胡楊樹,我們也放不進。但是我們唯一能夠取的可能就是胡楊的精神。就是在筆墨當中。要表達的其實也不是胡楊本身,而是畫胡楊是本人的內心境界,這個才是一個象。因為這個是要呈現出來的,這是打動人的地方,這是無形的內在的一個路線。

就是假如這個畫面能夠從有到無,這個現在畫的從無到有,然后再從有到無,這又是一個升華。就是說從一個比較簡易,一個復雜的胡楊里面。能夠再取舍一些精神出來。就像文字一樣,那個書法擺在那里面,他已經很感染了。所以大家感覺這個形象感覺好像沒有太具象,但是意境反而更廣闊。就是形象越具象,就像寫文章一樣,寫的越具體意境就越少了。

就可能畫在畫面的東西不多,但是里面。給人的打動,心靈的,穿透靈魂的東西更多。這個東西也不是技術上的,而是在心境上的東西。

我后面的感覺就是這種感覺,這是內心的感覺,我眼睛里面也沒有想過這個形象怎么樣,沒想這個事。就是最初的那時的感覺。因為藝術的本體,我們還得回到原物上去。

最終歸到本源,也叫陰陽里面。歸到本源也就精神里面。就像人一樣,回到這份根本里面,就是看精神,而不是看一個人的形體。如何能夠形象只是第一印象。假如這一個東西了解更深層次的話,就是進去可能。

我想就是徐老師后面的話可能往書法這邊,跟王子虛老師想的有點像,就是書法里面的境界精神能夠在樹里面同樣的那種書寫性,把它書寫出來,可能很多更感動人的東西。因為這個東西不缺了,已經都有了,就是再自己再去表達。

篆刻家陳剛

昨天晚上我就過來一下,因為昨天晚上人少,我就靜靜的看了一下徐老師的作品,今天第一次見到徐老師本人啊,也是第一次看到徐老師的作品。震撼,而且越大的畫越震撼。因為我跟戴煒老師一樣,我也有一個西北當兵的一個經歷。但是我來當兵的時間短,也不像戴煒老師,對胡楊有這么深的認識。剛才我聽了一下,耳目一新的感覺。然后我覺得徐老師的話。

能把我打動的是什么呢?我覺得我們人類太渺小了,跟這樣的樹。在他面前,這個人類就是這個時間段是太短的,還不光是我們這一代的人,就是整個人類跟他們比都是渺小的。

能把這么一個題材畫出這么一個讓人感到有個悲憫的感覺。我一看我就能把我就覺得有一種悲憫的感覺。

因為人,我就覺得這個時間,也就百年,活百年就算好的了,然后能把這么一個不朽的題材。去畫,不是畫標本。我深深的感到。我認為徐老師的畫,他是畫胡楊的精神,畫胡楊的生命。

而且好像他還有刻意的去規避,不畫那種茂盛的活著的胡楊,而且就畫這種就成了一個枯枝。

就是這種感覺。

畫家張明甫

我叫張明甫,感謝個山館提供了又一次學習的機會。我看過徐老師作品后,我有兩點感受。第一點感受,我就覺得這個筆墨之美,我個人是認為中國畫,這個筆墨始終是核心的。我昨天在那個鏈接上看了一下作品,跟今天到現場看了是不同的感受。我看到徐老師這個作品,這個筆墨,非常雄強,用的很灑脫。就是現當代的這個中國畫能看到這種筆墨的東西,都很不容易的。所以我剛才都說了,看到徐老師這個用筆啊,這種瀟灑,這種灑脫,這種雄強的這種氣象,我想如果不見到人的話,我想肯定就是才40歲,洋溢著那種雄性之美。我想起來有個詞“駿馬清風塞上”那種感覺。

第二點,我感覺就是,其實我在想中國畫,你畫什么呀?這個自然界的萬物,你是要畫它,不是把它畫下來,你是畫成一種自己的符號。像八大山人那個鳥,古今中外只有八大山人,家里有那個鳥。因為他是藝術,就是要不同,同的就是匠人,就不叫藝術了。我以前在畫冊上看到有一些胡楊,其實那個畫就是生活中的胡楊,他那個畫跟人沒關系。他就是一個物象,不是意象。

所以我第二點感受就是徐老師這個胡楊古今中外,這個胡楊就是他的胡楊,古人在受心法如其才如其學,不管什么作品,就是人,就是不管你說寫字也好,這個繪畫也好,只要你的作品放在那里,你的精神狀態,你的生命狀態,包括你的健康狀態,都會呈現出來。

所以我第二個感受就是特別震憾,我們看到對面那個胡楊,如果掛在其他地方,很多人不知道它是胡楊。就是不一樣。你畫的是胡楊的精神,是你從自然界中把它拉出來,能畫到這種符號,畫到這種高,。我認為是中國畫的最高一種體現。所以我以前想中國畫,第一個體現就是筆墨形象化,第二個是形象筆墨化,第三個體現就是筆墨符號化,說的就是最高級的體現。所以我對徐老師這個畫,我是這兩點感受,不一定對啊,是個人的一種想法,供徐老師參考。我再補充一點,就是我看到你這個畫上面,書法也美,但是你的作品當中,可能90%給了畫,再適當把這個愛的成分給一點,那可能這個畫和書法整張作品相處的更加和諧更加高級,謝謝啊,非常感謝。

策展人劉海博

我最不善長的就是這個講話。平時都是用眼睛看畫的時候比較多。我跟徐老師認識多年了,每一次在一起聊天,也都是情投意合,聊畫,聊一些中國當代的一些藝術,我在徐老師身上學了不少的東西。然后今天也很感謝各位老師,像蕭老師,李剛老師。還有山東過來的幾位收藏家朋友,很感謝各位老師能來個山館。其實個山館在宋莊這個地方,規模是很小的一個館。但是呢,就像張明甫老師說的,我們都想為中國的書畫藝術的發展,貢獻一份力。本著小展覽,大學術這個方向去做。

徐老師的畫比較打動我是這個胡楊的精神,這次展覽的作品也是我去徐老師的工作室去挑的。有他七八年前的作品,像那些工細的,也有他近兩年的作品,包括還有這個展覽前應該不到一周的作品。就是這剛才那兩張水墨的八尺的,是展覽前幾天剛剛拿過來的。徐老師的作品是從具象到意象,甚至將來可能會更抽象,它是不斷的是在往前發展的。這點就是特別好,也是就像剛才戴老師講的,就像那個胡楊精神一樣,倒下起來,不斷的變化,不斷的發展。因為真正的藝術家他就是在不斷的否定自己,其實不斷否定自己,其實就是為了更好的進步,更好的發展。,個山館也愿意為在座的或者全國更多的一些優秀的藝術家提供一個交流的平臺。

還是那句話。個山館不看名氣,不看地位,一切用作品說話,謝謝大家。

研討會結束,徐春林、姜紅夫婦為大家演唱共同作詞作曲的《胡楊之緣》,本次畫展開幕式在贊美胡楊的歌聲中圓滿落成。

《胡楊之緣》

- 你歷盡滄桑,就像胡楊樹,痛苦使你更加堅強。仰望藍天其志不改,心中渴望千年之緣。

- 東方一朵蓮,出淤泥不染,可遠觀而不可褻玩。驚鴻一瞥翩翩而至,是你來赴前世之約!

- 某日一道光,照進我心田,孤獨的心仿佛被點燃,你的背影,刻在我心里,緊緊相擁從此不分離!

- 一路上有你,風雨同行,琴瑟和鳴相濡以沫,簡單生活,慢慢變老,共同譜寫浪漫的詩篇!


參展畫家徐春林

徐春林生于新疆博樂,現定居北京!

1990年畢業于新疆藝術學院,專業:中國畫,曾先后受教于舒春光、龔建新、全山石、史國良等老師。新疆美協、兵團美協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

作品被收入《中國當代美術家作品選集》、《中國藝術大家》、《中國當代美術家》、《中國美術市場報》、《世界知識畫報》、《新中國文化圖鑒》等!

2009年在山東淄博參與新疆美協舉辦的“大漠行者”三人作品展。

2010年參展北京墨林藝苑“2010年全國青年書畫家原創作品展”。

2011年參加兵團美協與山東淄博文化局組織的兩地書畫藝術交流展。

2015年作品《尋佛記》入選天津與新疆兩地書畫藝術交流展。

2018~2019年參與北京時尚經典在保利國際會展中心舉辦的“當代書畫名家邀請展”及拍賣活動!


相關推薦